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行千年的狐 的博客

遥远的彼岸有我向往的世界吗?

 
 
 

日志

 
 

(原创)呜呜流浪记(3)  

2009-09-18 17:28:52|  分类: 小说连载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禽流感已在全国各地相继出现,连溜溜都被主人关了起来,呜呜又开始了流浪的孤儿生活。

   妙妙的主人家可热闹了,麻镇长就是主管禽流感防控的,近段时间每晚都有养殖户登门汇报养殖场的实时状况,麻镇长家六畜兴旺也全靠这些养鸡养鸭养猪养狗养鹅的。上面不是给镇里拨了一笔不菲的款子吗,他得将这笔款子用到实处用在刀刃上。其实这对他来说已经是轻车熟路了,在他手上经历过的类似的大事小事多着呢。

  今晚来的有养猪专业户猪元帅,他很乐意别人这样叫他,因为朱德总司令也叫朱元帅,只要偕同音管它是哪个猪。此人人高马大长着一身肥膘,一脸络腮胡,很好色,颇有点天蓬元帅的风格。还有养狗专业户人称狗不理,此人因小气得出奇所以得此混号,要不是主管养殖这块的麻镇长,别的干部别说送礼就是送只刚出生的狗崽也别想!镇里的干部都恨他恨得牙痒痒,狗不理就是镇里有点学问的干部给取的。麻镇长家五条狗都曾经狗不理精心伺候过,其中还有一只藏獒,妙妙还是博博跟着爸爸去狗不理养狗场检查工作的时候发现的,他第一次看见妙妙就爱不释手,狗不理就顺势不需要找借口就送了一个人情。是不是小狗也喜欢小孩子,只要博博不上学,妙妙就跟他粘在一起。第三个是养鸡专业户吉米。

   麻镇长有个爱好,爱打麻将,麻友也多且都是麻将水平上了档次的人。俗话说麻将打得精,说明功夫深,连狗不理每次都让麻镇长打得眉开眼笑。其实今天猪元帅和吉米约的是养鸭专业户丫丫,丫丫因孩子不舒服没人照顾就没来,她的老公是块死榆木疙瘩,一天到晚除了跟鸭子在一起人活洛得点,别的台面是上不了的更撑不了门面,台面上的事都是丫丫一妇道人家在外撑着,还幸亏丫丫泼辣能干。

  已经11点了,麻镇长却倦意全无丝毫没有休战的意思,明天是星期天,看来又得战一通宵了。麻镇长今天是真正的运气好,猪元帅坐他上家还没怎么让牌,只上过初中民兵连长出身的他清一色竟也胡得游刃有余。东部沿海地区的夏天5点天就亮了,清点今夜战果,麻镇长又赢了三千多。今天估计吉米输得多些,往往红手的下家多是黑手十有八九会输。三个人打着哈欠伸着懒腰走出大门,刚进院子,镇长家的四条狗全体起立像经过了正规军训的齐刷刷的虎视眈眈盯着三个人,看看他们手里有没有带什么东西,不管你进门背着拎着什么,它们都不管,但出门的时候必须是空手,不然它会死死咬着你的袖口不放,主人不把它的头抱开,你就别想出这个院门。

 

 

是祸躲不过,丫丫鸭场莫名其妙死了几只鸭子,丫丫赶紧将情况汇报给了麻镇长,镇里立即召开紧急会议,全员部署相关防控工作,消息暂时封锁不要向市里汇报。镇里养的一班平时游手好闲的小啰喽们都成了麻镇长手下的成员。先是将鸭场所有的角落消毒了一遍包括养殖人员及丫丫一家人都经过了严格的消毒,,然后将死了鸭的那栏鸭子隔离起来观察,如果不出现更糟糕的情况就坚持每天消毒,一旦发现有鸭子继续死亡就要大量宰杀。

防控小组的几个小青年每天开着镇里的越野吉普车到鸭场去逛悠,其实每天都是在车上斗地主,消毒都是请当地的村民,玩累了就开着车到镇上的花街发廊里休闲去,反正有那么大一块蛋糕,要不死鸭子麻镇长还真不知从哪里下刀呢。这样相安无事的过了两天,第三天中午又有鸭子倒地不起,而且一下午倒了四十多只,看来禽流感真正降临了。麻镇长亲自下宰杀令,将这栏鸭加上开始死过的那栏鸭子加起来三百多只全部宰杀填埋了。上面还来了专业人士取走了病鸭标本。三百多只啊,丫丫的老公阿木整个的蔫儿了,丫丫边写申请补助报告边安慰哭丧着脸的丈夫。

都说狗的嗅觉灵敏,其实人的嗅觉也进化了。阿旺不知从哪里一下子得到了消息,立马开着自己的电动三轮车火速赶到了丫丫鸭场,当听说宰杀的鸭子已经填埋了,他那个急啊。

丫丫说:“阿旺啊,这个事做不得的呀,万一给人吃出问题来了,你担待得起吗?”

“呵呵,撑死胆大的,吓死胆小的,再说你没看宣传吗?禽流感病毒只要经过80度的高温就可以完全杀死,你说还能出什么问题?”

“告诉我吧,埋在哪里了,妹子,我不会亏待你的,我还是按收购价打折给钱你的”。

阿木一脸木然却眼里分明带着一分欣喜地看着他们。

“不行,我才不要那个黑心钱!”丫丫斩钉截铁的怒道。

阿旺知道没戏了,在发动三轮车前,把阿木拉到一边耳语了好一阵子。

一旦真的来事了,麻镇长还是很忙很急的,特别像这种疫情既然到了这里,你就不可能将那一点地方隔离成一座孤岛,整个楠江镇大小鸡场鸭场二十多家,一旦疫情全面爆发,那还是对自己不利的。非典时期,因SARS防控不力,连卫生部部长都撤了职,这不是铁的事实沉痛的教训吗?自己年纪也大了,论水平文凭更比不上镇里那一帮咄咄逼人的后生们,是因为自己资历老,他们才看了僧面又看佛面让自己主管养殖这块既不需要多高的知识含量又不需要多精的业务水平的工作的。现在只求菩萨保佑在最后一届任期内相安无事功成身退了。麻镇长望着阴沉沉的天忧忧的叹了口气。

 

  自从开始死鸭子,丫丫就没睡过一个安稳觉,她十分清楚这种疫情的危害和严重性,刚发布禽流感消息时上面就组织了全镇所有的养殖户包括养猪养狗的都去学习过。阿木整天侍弄在鸭场,自己连个商量的人都没有。自家的鸭场在镇上也算得上是不大不小的,15万只鸭子,一旦瘟疫蔓延那将不可想象!还有三万块钱的贷款还清就开始盈利了,也算这两年的心血没白费。谁知上天这样不遂人愿啊。

  丫丫本是镇上为数不多的上过高中的女孩子,高考以几分之差落选,别的同学都托关系走后门进了国企捧上了铁饭碗,丫丫因父母年迈家境贫寒又没什么有路子的亲戚只进了镇里一家集体企业,好景不长,丫丫在单位只呆了两年单位就关门了。怀揣梦想的丫丫准备出门打工闯世界,六十多岁从未出过家门的父母吓得连忙为她张罗了一门亲事,对象就是阿木。阿木的父母都是老实本分的庄家人大字不识一个,几个孩子就阿木上过初中,没毕业就被拉回家做农活了,因为做父母的也不知在这个穷地方儿子读书将起什么作用。因为劳力多,家景在这个小地方也算是比较活洛的一个。丫丫的爸妈很满意这门亲事,认为这么好的家景,丫丫嫁过去不会吃亏的。欲哭无泪的丫丫连死的心都有了,她不知道跟着一个不知道徐志摩和奥斯特洛夫斯基的男人过一辈子将是怎样的一种恐怖!愚昧无知的父母最后竟然以死相挟逼着丫丫嫁过去。可怜一颗刚刚青春萌动的心,可怜一个狂热的文学梦就这样被从旧中国走过来的无知的父母给扼杀在了二十岁的花季里!

  没有了文学与青春相伴的日子,丫丫痛不欲生的苦熬着时日,好的是公公婆婆对丫丫疼爱有加,丈夫也憨厚老实没什么不良的嗜好,除了没多少共同语言和志趣爱好,日子倒也过得平静安宁。一年后女儿降生了,女儿的乖巧机灵填补了丫丫内心深处所有的失落,丫丫又恢复了少女时代的活泼热情与开朗。

  那一年政府扶持农民发展第三产业,楠江镇定点为养殖大镇,丫丫到底是读书人的头脑,抓住机遇贷了款率先与丈夫办起了养鸭场,一个勤劳一个有文化懂技术,鸭场不到三年就办得风生水起兴旺极了,还请了几个工人。

  镇里已经正式通知丫丫,病鸭的检验结果出来了:禽流感无疑!按上面的政策,是可以得到一笔补偿款,但那只是杯水车薪啊。

麻镇长天天忧心忡忡地从这个鸡场赶到那个鸭场,手下那一群吃干饭的混混也不敢整天往花街跑了,以前一天消毒一次现在也改为一天两次了。唯一让麻镇长慰心的是总算有机会照顾丫丫了。

  

  评论这张
 
阅读(162)| 评论(1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