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修行千年的狐 的博客

遥远的彼岸有我向往的世界吗?

 
 
 

日志

 
 

(原创)女孩银兰儿  

2010-07-08 20:15:15|  分类: 人生感悟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30多年了我心里一直记得一个人,一辈子都难以忘怀。

    那是1977年,文革结束后改革开放的前夜,神州大地虽然没有一派生机勃勃欣欣向荣的景象,但人们的身上已经有了些许亮色,再不是清一色的灰和蓝,人也渐渐活洛起来,再不像过去呆在家里连县城都难得去一趟更不说背井离乡出远门了。

    这年夏天我们村(当时叫生产队)来了一名外地人,是个20多岁的帅小伙,听大人们说是河南还是浙江的吧。小伙子有一门做砖坯烧窑的手艺,在我们队一块空置的土地上开窑场,这可能是中国改革开放前最早创业当老板的人了。我敢肯定这个小伙子现在绝不是一个普通的平民百姓。

    当时我们队有一黄姓姑娘,大人们都叫她银兰儿(我们当地土话叫林兰儿),大概20 岁吧。在那个年代女孩子20岁都是谈婚论嫁的年龄了,跟他一般大的姑娘们都被媒婆说了婆家而银兰儿却没有,因为她有一张可怖的面孔。幼年时没人照顾跟妹妹一起栽进了火炉,两张姣好的面容被烧的面目全非,妹妹还强点,姐姐整张脸没有一寸原来的皮肤连头发都只有后脑勺上可怜的一捋,五官几乎都移了位。那毕竟不是包办婚姻的年代,没有哪个无缺无障的小伙子愿娶这样一个女子回家。看着同村的姐妹们逢年过节都有未婚夫送节礼,银兰儿好不羡慕。不久那个外地小伙知道了,于是两个情窦初开的寂寞男女走到了一块。

    小伙子在我们队养猪场住,银兰儿瞅着空闲就去跟他幽会,没多久就被人发现了。在当时我们那个地方,未婚男女单独共处一室那可是最伤风败俗最见不得人的丑事啊,那是连家里人都抬不起头来的。马上除了小孩子全队男女都在议论纷纷,田角地头所有的人都在说银兰儿的坏话,还有她家里人的坏话,那一年尽管我只有11岁,但当时的状态却让我清清楚楚的感觉得到这件事的严重性。可怜的银兰儿像一只被主人甩不掉又病又残的狗,走到哪里都被人赶被人骂被人吐唾液,家里更是连门都不让进,全家人都要他以死来洗刷给家里带来的耻辱,只有同病相怜的妹妹没有赶她。仅仅只有几天,凭我的记忆绝对没有一个星期,终于在一个乌云翻滚的傍晚,银兰儿投进了村前唯一一口全村老少洗衣担水的河塘。银兰儿家在村西,而河塘在村东,有人看着她向河边走去的,没有一个人去拦截而是直接去通知她的家人,让她的家人去收尸。那正是盛夏,好像尸体捞上来天还没完全黑,可见这些人把时间掐的有多紧做事多么有连贯性。终于全村人像完成了一件重大任务一样嘘了一口气,除了妹妹扒在她并未僵硬的尸体上无助的痛哭,整个村庄静悄悄的,很快就被拖到了火葬场,当时还不兴火化,但家里人是不会给她一口棺材睡去的,骨灰是一块布还是一只陶罐包回来的我已经记不得了。不管是寿终正寝的老人还是年幼夭折的小孩,凡是葬人的坟山她都没资格上,最后家里人把她葬在一座野草丛生的石头山脚下,我们都叫它野山,只有妹妹在她的坟头哭了好些时日。我亲耳听到母亲说了一句“这样的人死了还哭个么事!哭鬼!”其实我也哭了,不仅仅是看到人死了产生的本能的哀伤,还为母亲的这句话。

    那个夜晚,小伙子偷偷离去了,公社派了人去抓他,没抓着。之前银兰儿央求过他带她走,也许是好心人或者家里的人想给她指点一条生路,可他没答应。

    前些年每年清明我都要回一趟那个曾经承载着我童年欢笑与泪水更多的是病痛和苦难的小村庄,去祭扫我的先祖,那里还有几间祖辈留下的久无人居的土房子,站在土房前我总是默默的望着前面的石头山,每次我的眼中总是默默的溢满泪水,只是永远没有人知道。当年我跟银兰儿只是一个队而不住在同一村子,她认不认识我这个小女孩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她很可怜,我很想帮她,但只是想而已,我知道那是痴心妄想。

    当年那个小伙子如今差不多是个花甲老人了吧,不知在他心里最隐蔽的地方是否还给可怜的银兰儿留着一个小小的位置,不知他是否常常心生愧疚而想起她,也不知他有没有想过在有生之年去看看那个曾经因他而付出年轻生命如今已在那座荒凉的山脚下沉睡了几十年的孤独的亡灵。

 

    善良是什么?善良就是当别人需要帮助时哪怕给他一点点的援助,即使无能为力但也不能丧失人的本性——最原始的善根,不是视而不见麻木不仁甚至落井下石。愚昧无知加上人性丧失那是个泯灭人性的年代。

  评论这张
 
阅读(148)| 评论(8)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